『雕塑头条』纪念著名雕塑家叶毓山先生逝世一周年(文/陈云岗)

雕塑头条2019-02-11 12:14:45

【编者按】今天是我国著名雕塑家叶毓山先生逝世一周年的祭日,本平台特选发叶先生去世时雕塑界诸多老师撰写的悼文再次推发一下,以此纪念叶先生。




叶毓山(1935-2017)



  如果天堂里可以做雕塑,

他仍将会继续做

—悼忆叶毓山先生


文 / 陈云岗 

                    

惊闻叶毓山先生去世的消息,十分难过!一位谦逊、和蔼、宽厚的长者又离我们而去。身在行旅中,闭目间便忆起与叶老的点滴接触,匆匆记下,算是一忆,也算是一悼!


1990年,我带学生赴川考察,身为川美院长的叶先生专门安排了会见并座谈,之后问我,还需要什么帮助?我说:怎么去歌乐山看看?叶先生笑了:对嘛!我的雕塑是要去看一下嘛!然后立即安排了一辆车(当时惟一在校可派的便车),我坐在司机旁边,学生坐在车厢里,晃悠多时,终于看到了先生那座令人震撼的作品。


2000年,我作为“列席人员”,接到雕塑艺委会秘书长邹文的电话邀约,将往成都参加雕艺委的工作年会。十分欣喜!于是带了西安美院学报《西北美术》的两名编辑一道前往。一名编辑系专业摄影师。当时,叶先生的牧马山工作室新近落成,作品陈列有序,工作室高大宏阔,院落绿草如茵;一泓碧水,蓝如宝石;最令人惊奇之处,乃是溪水边的一弯浅水处,每日竟有白鹭飞临,且日益增多,使他的工作室院中不但人声起伏,还凭添了稀罕的鸟语。叶先生视为祥瑞,便开始将白鹭的餐食之费纳入日常开支的预算。一养便养了20余年。当时拍的照片几乎纪录了那次活动的全部内容,归陕后立即将叶先生工作室所见、与在朱成兄处所见其所藏之种种奇观以"生存状态"之名,用了20多个页面于《西北美术》上报导出来,一时间令人惊叹不已!数年后,叶先生屡屡笑道:云岗,你是第一个对我工作室进行宣传的哟。


2010年左右,中国国家画院组建雕塑院,邀聘了叶先生做了国家画院的院委、研究员。他多次在电话中给予鼓励并表示坚决支持。尤其在国家画院的成立35周年大展上,叶先生选择了最有代表性的10件作品,精心包装,稳妥托运,极大地支持了展览的顺利举行。


2012年冬,国家画院雕塑院策划了“师道——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师生联袂展”。此展分为二地:大同与北京。为了邀请叶先生能够莅临开幕式,我与曾是叶先生带过的弟子项金国一道专程赴成都面请。一俟抵达叶府,叶先生首先含笑表态:云岗,这个展览我参加,作品拿三件!我专门选了内容与尺度比较适宜的三件,来来来,先看一下嘛!在他的展厅内,他一件件地用手拍一下道:这个嘛,这个嘛,这个嘛,怎么样?


我与项金国连忙道:“要得嘛,要得嘛!”


当晚,叶先生专门出面安排晚宴招待,并且略饮小酒若干,并谈了许多尘封已久的趣闻逸事,甚为欢洽。


该展开幕前,叶先生如约抵达大同,时任市长耿彦波先生深为感动,当晚即到下榻酒店房间嘘寒问暖并致以谢意。


开幕式时,叶先生与钱绍武先生、杨晓阳院长、耿彦波市长等一起启动了展览。  


之后,大同市有关方面领导陪同钱绍武先生、叶毓山先生等一同游览了云冈石窟,石窟方面为此专门打开了通往第五窟内部旋梯的大门。这是云冈石窟接待顶级专家的最高礼遇的表示。事后,叶先生笑道:过瘾!云冈石窟五十年前来过,这次重游,令人再次震撼!


前两年,又有与叶先生短暂谋面之会,又在他的工作室,看到他的大组群的作品。我既为叶毓山先生以耄耋之身努力不息而感动,也略为叶先生身体日衰而隐忧,但每次见着叶老,他都先说他的鹭群如何壮大;他拍了多少白鹭嬉戏的美图,然后,再说雕塑。 


那一年,我的一位研究生与我商议写什么选题的毕业论文,我说:“做做雕塑家的个案研究吧,你去写叶先生。”于是他便去了成都,认真访问,详细记录,写了十余万字,之后让他念给我听,听了几页,我说:“停!不要罗列作品说明,要从理论的角度概括出叶老师作品背后的精神与风格特征,要打破编年史的写法,以特征代分类”。该生照此做去……最后叶先生见到我,握住手笑道:“云岗,谢谢!写得很客观,我很满意。”


叶先生的健在,是中国雕塑界心灵家园里存留一席温暖之地的存在。他对雕塑事业的热爱与追求,他在作品中对“文”与“质”的统一谐调的努力与探索,都溶浸在他一生的作品中。他作品中的壮美、秀美、悲歌之美,粗粝之美、忧柔之美、华丽之美、浪漫之美,无不具备。


谨以此文悼念叶老。


                                  陈云岗

201717日于旅途中


叶毓山与小白鹭

左起:时任大同市市长耿彦波、中国国家画院院士院委、雕塑院院长钱绍武先生、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叶毓山先生、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先生,为师道——中国国家画院雕塑院研究员师生联袂展“大同展”启动


2013年1月12日项金国和叶毓山老师在大同云冈石窟




叶毓山


四川美术学院原院长

四川美术学院终身名誉院长

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四川省文化厅艺术委员会原委员

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十二次代表大会代表

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

中国国家画院院委、研究员

获全国“五一”劳动模范奖章

获中国文联造型、表演艺术终身成就

获中国雕塑终身成就奖


部分作品



毛泽东主席坐像

汉白玉

1977年

立于毛泽东主席纪念堂中央大厅

由叶毓山主创

与张松鹤、孙家彬、白澜生、王克庆、曹春生等进行泥塑放大制作



歌乐山烈士群雕
花岗石

1986年

1100cmx800cmx800cm

立于重庆歌乐山

叶毓山、江碧波合作



举杯邀明月——李白

汉白玉

1996年

高380cm

立于美国西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