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者】新春献词:有些人仅仅为了活着就已竭尽全力

思想者内参2019-02-11 15:06:59

2018年1月25日早,洛阳降下暴雪,汽车站发往各县的公交停运,归家的农民工回家遇到了大麻烦。


“出租车漫天要价,问了几个都说要200多才拉,如果等下去只能开个小旅馆,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想来想去,还是徒步回家。” 洛阳孟津县的赵方子大爷乘坐十几小时从上海到洛阳的火车后,面对瘫痪的交通,虽精疲力竭,但还是选择徒步回家。



挣钱不容易,一个月就2000多,如果不省吃俭用,就更剩不下钱了。” 赵方子说,年初就去了上海找活干,很少有人用工,经过多次的寻找,在建工工地找到一个打杂的活,当了一名小工,辛苦自不必说,农民工吃苦受累这些都不是事,最怕的是拖欠工钱。虽然工钱只给了一半,但老板答应他等过年宽裕了就把剩下的工钱给他,但我自己判断,剩下的工钱估计也是灰了。” 对于另一半万元左右的工钱,赵方子显然已经不抱希望。


作家刘亮程曾在《寒风吹彻》中写道,“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但我们知道这八十里风雪,身上还有重担,走着回家的路上心里忐忑着工资,这一路写尽了中国穷困百姓的一生。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乎几块钱?中国有7000万人告诉你答案。


2016年,联合国开发署从卫生厕所普及率、室内厨房普及率、自来水普及率等八个方面对中国2284个县进行了统计,识别出832个县属于生活质量方面的贫困县。


简而言之,几千万中国人每天的收入不足6.3元人民币,意味着他们的花销也被限于之下,吃穿住行上学看病都要从6.3元里分配,茶叶蛋可能确实难以天天吃。


所谓生活,就是不容易。 


知乎上有个问题:哪一幕让你感觉生活不易? 


回答都很戳心:


真实故事一


孩子的肩膀不得不宽厚。生活从不留情。在一些孩子身上,也要早早暴露自己的残酷面目。


吉林长春,12岁的小雷独自去派出所,为亡父销户。



三年前,父亲病重,母亲离家出走再无音讯。小雷独自照顾父亲三年,直到父亲因心衰去世。


拿到证明,小雷舒了口气:“有了父亲的死亡证明,我才能去孤儿学校上学。”


面对镜头,小雷只是红了眼眶,他说他很少哭,也不想哭。


年幼的孩子,要经历多少悲伤才能表现得如此平静?


真实故事二


峨眉金顶, 女背山工伛偻着身体,慢慢前行,一次背200斤建材上山,一趟能挣20元。每天十趟,她运送的建材加起来有一吨重。



为了多挣一点,她有时候比其他男性工友都背得多。


图片里的这个瘦弱女人,不善言辞,接受采访时说,“赚钱就是为了供娃娃读书,读了书才有前途。”


虽然夫妻俩都在做背山工,可等到放假的时候,她们想让儿子来当回游客。


真实故事三


6岁,对许多孩子来说,还是在父母呵护中撒娇的年纪,但“小长江”已在为了生计,像个大人一样忙碌奔波。


1月9日晚,青岛市民王先生打开家门,看到了小手冻得通红、正在挨家挨户送快递的他。



很快,有媒体找出小长江的身世:父亲去世,母亲改嫁,没有户口,没读过书,跟父亲以前的工友颜先生一起生活,帮忙送快递。


命运给予小长江唯一的眷顾,就是父亲生前的热心工友,只有他在照顾这个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生活如此艰难,小长江却说:“不辛苦。”


能帮颜大爷送快递,他甚至觉得很开心。


一面是车水马龙的繁花似锦,一面是食不果腹的冷落凄凉。尽管几千万比起十几亿是百分之几的小数字,可却是实实在在的困苦挣扎。中国最新公布的基尼系数是0.465,这个数值不算低了,高于国际通常认为的0.4的警戒线。


网友风筝某次在与先生就餐要离开时,一位农民工问他们是否可以把他们剩下的烤鱼打包带走。她先生说,“那谢谢你啊,刚刚她还说剩那么多浪费呢。” 农民工说家里的孩子总想吃,她先生马上重新点了一条,“这一条你打包带回去你们大人吃,我再给你叫一条留给孩子吃吧。这条也没多少肉了,菜也没剩多少。” 农民工再三拒绝,他仍坚持,点菜、结账、嘱咐店家后他们先离开了。


路上,她先生说,“我要了个红包,给他包了两百红包,没敢多包,怕有可怜地嫌疑,人家不是要我们捐赠,是为孩子才拉下脸的,不容易啊。”


风筝对这件事的评价是:“我们也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守一份工作,朝九晚五,不是怜悯,不是炫耀,就是想通过自己的一点点努力让社会变得更好,让我们家小七以后要生活的社会更加温暖而已”。


有人说: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人生实苦,生活不容易,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每天都在为了更好的生活努力。泰国有部三分钟纪录片诠释了生活,在全世界获得多项大奖:《生活不易,爱足以让我们前行》。




扫一扫,赞赏思想者

封号严重,扫码加友,以备时需,已加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