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故事:祖父的“三鸟银币”工资

古玩即时交易平台2019-02-15 14:57:02

导语:“民国二十一年船洋是上海中央造币厂正式投产的第一个品种,因为其容易引起的误会被回收。据我祖父讲,后来造币厂因为没有钱发工资,厂长就签字把封在库里的银元支付薪水,其中就包括停止发行的三鸟。”


用“三鸟币”发工资,这样的奇事也是颇有趣味!本文将为您细细讲述那段逝去的时光~

祖父的三鸟币工资

我从1983年开始喜欢集邮,那可能是当时我们这一代人最流行的爱好。经常去的是北京三里屯的邮亭,这里有一个自发的邮票交易市场,每天都集中一些邮商和集邮爱好者在这里交易,尤其是新邮发行的日子,就会热闹异常。

那时的邮商基本上都是兼职的,还要在单位上班,有些是长期泡病假才出来混。如今身价过万的庚申猴票,当时不过两块五,其价值是无论如何超不过≪梅兰芳≫,≪关汉卿≫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成为了神话。



九七年的邮市崩盘,让很多人告别了集邮。那些曾经代表财富的花纸片,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废纸,无人问津。

之后便是漫长的收藏空白期,直到对老银元开始感兴趣。我集邮的爱好也是受我祖母的影响,她从民国就开始收集钱币和邮票。八十年代钱币收藏好像影响很小,钱不够花,根本留不下来,老版人民币也没有从各种渠道流出,老银元也是要兑换给银行,私下里交易是有风险的。

说到和银元的渊源,就要提一下我的祖父。我祖父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抗战爆发前就职于上海中央造币厂,具体做什么职务以前不清楚。后来结识了中央造币厂雕模师周志钧老先生的嫡孙,旅美艺术家周光真先生,他帮我联系了上海造币厂博物馆的张耀群老师。

记忆中祖父讲过造币厂的事情有两件。造币厂的工资待遇在当时是很高的,周先生的祖父是雕模师,技正职务,每月可以拿到260块大洋,普通工人也可以拿到25块大洋的薪水,所以高薪养廉的意图明显。那时的保安手段既没有监控录像,也没有安检系统,那么靠什么防盗呢?除了搜查夹带,就靠门卫的一双肉眼。

门卫是佩枪的黑衣警察,眼光很毒。下班的时候站在门口,监视着涌出的人流,发现可疑的人,叫到一边,不配合就一记耳光扇过去,一块大洋从嘴里掉出来,人马上被抓走。最难得的是从来没有打错过。正是因为门卫的鹰眼和这份高薪的职业不值得冒险,才让造币厂生产秩序稳定。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造币厂成立后买来了印花机,那时是垂直印压,压力非常大,现在的资料显示达到160吨。试机的时候因为不懂,结果巨大的压力把印花机打进地里面。后来正式开工前又重新浇筑了地面,使其扛得起印花机压力。

现代造币改进了工艺,改为水平方向印花,不再是垂直打击,改进的结果是在任何楼层都可以生产,而不是按传统技术只能在一层工作。

民国二十一年船洋是上海中央造币厂正式投产的第一个品种,因为其容易引起的误会被回收。据我祖父讲,后来造币厂因为没有钱发工资,厂长就签字把封在库里的银元支付薪水,其中就包括停止发行的三鸟。

因为当时社会上三鸟已经成为部分人的收藏品,大概四块大头换一枚三鸟,所以工资里面领到的三鸟很多被保存起来,我祖母收藏的银元里,船洋只有二十一年的,且是原封包装,就是那一批从中央造币厂当工资发放流出来的。虽然具体流传出来的总数目不详,但是目前三鸟好品很多,恐怕和那次工资发放不无关系。

 

上世纪九十年代古玩城还有不少玩大头的币商,我曾经去逛的时候询过价,回答说带鸟的船洋70收,普通的船洋50收。看来这一行切漏是个传统的手法,一直保留到现在。很多家庭都有银元传世,年轻人尽量应该传承下去,而不是换点钱吃喝完事。可是如果都不转让,那收藏者就更买不到好品传世的银元。这就是一种矛盾,也注定老银元积藏之路与现代币相比,更要靠机缘和远见。



祖父母先后离开我差不多二十年了,至今看见他们留下的藏品,都有一种与他们交谈的感觉。可惜玩银元太晚,现在的很多问题无法向祖父求证。造币厂博物馆的张老师在给我的电话里,我能听出他对于找到老员工家属的期待,期待能获得更多的史料,因为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已经太少了。

每一块银元,都有自己的故事,见证了中华民族那段波澜壮阔的苦难历史。收藏银元,不仅是品相价值,更是对历史记忆的保存。时代的变迁,因为有这些老物件的存在,永远不会将现在和历史割裂开来。


给父亲的生日礼物
我父亲出生于民国二十三年,也就是船洋铸造的年代,而那时我祖父就在上海中央造币厂就职,祖父母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是格外的疼爱。父亲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八,也就是钱塘江大潮的日子,所以这个日子很好记。我母亲的生日更容易记住,是每年的12月31日。现在有些年轻人记不住父母的生日,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父母生日都很有特色,所以容易记住。

抗战时期,父母都还是小孩子,都有过逃难的经历。我祖父随兵工厂先行入川,只剩下我祖母带着我父亲和姑姑逃难,辗转大半个中国才逃到重庆,一家人重聚。这一路颠沛流离,我祖母收藏的钱币也没有舍得花掉,保存完好。曾经有泉友想买我家留存的钱币,我说哪怕是一个铜板,那也是绝对不能卖的,希望朋友能够理解。

2011年的5月,在诚轩拍卖会上我看到一块23年船洋,原光五彩,背面有一张残旧的红纸,上面写着一个“绵”字。看见此币,我不觉眼前一亮,因为我父亲名字中就有一个绵字,祖父母也是这么称呼他。


而且船洋上的年份就是他出生的年份,船洋上的江水也暗合八月十八的江潮。船洋寓意一帆风顺,绵字又寓意福寿绵长,于是暗喜,原本打算送老人一件礼物,不知选点什么,这下完全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后来的举牌志在必得,因为是行情的最高点,价格贵得可以,最后到手超过五千块。在今天看来,这个价格有些离谱,但是因为这个寓意,实乃是天意,还是很值得的。

如今的银元,卸下了历史的重负,静静地躺在圆盒里,陪伴我们将那一份情感和沧桑流传下去。怡然收藏,是一种福气。


(建设了13年,却仅仅使用了6年)  上海造币厂是民国9年(1920年)3月20日经北洋政府核准筹建的。当时上海金融界鉴于各省铸造的银圆,同面额银圆重量、成色不一,不能相互流通,再加洋厘涨落不定,在使用、计算、找补上极为困难。为立统一币制,建立本国币制信誉,集议呈文设立上海造币厂。

筹备处设在上海香港路 3 号,聘美国人赫维特为总技师,勘定小沙渡苏州河北岸(现厂址)为厂基,仿美国费城造币厂式样建造厂房,设计生产能力为日产银圆40万枚。建设资金由厂方直接向上海中华银团借款,政府以盐余作担保。基建按合同规定一年后竣工,由于工程超支很多,借款不足,再次向中华银团商借未成,债务无从偿还,北洋政府财政部遂于民国13年(1924年)8月下令裁撤筹备处。



民国16年(1927年),国民政府成立后,为铸造国币,统一币制,重新恢复筹建。民国 17 年(1927年)财政部通令各省造币厂停铸,集权财政部,将上币厂更名为中央造币厂,并成立监理委员会,负责清理上币厂在筹备期间之债务。

民国19年(1930年)债务清理完毕,厂房建造、设备安装和各项配套工程陆续竣工。民国21年(1932年)正值筹备开铸之际,上海爆发“一.二八”抗日战争,厂事又告停顿。


民国 “中央造币厂制”十两金条(重:315g),面带孙像及古币布图图案,另钤“号码DB1582,成色991.0,重量10.035”字样,保存完好。此民国金条在中国嘉德2013秋季邮品钱币拍卖会“金银币”专场以25.3万元拍出。





“民国卅四年 中央造币厂铸”三两厂条一枚 2009年春季拍卖会 就有成交价: 56,0000元



2006年秋季拍卖会收藏品  民国三十七年孙中山像布图中央造币厂製2.2市两金条就有 成交价22,0000元


民国22年(1933年)国民政府颁布银本位币铸造条例,“废两改元”,于是3月l日正式开铸银圆,至民国24年(1935年)政府颁布辅币条例,改铸辅币。直至民国27年(1938 年)“八•一三”抗日战争爆发后停铸,生产了5年多时间。

抗战期间,厂址被日军侵占,用作械弹仓库,工厂被迫内迁。中央造币厂在重庆设立办事处,相继在武昌、成都、桂林、兰州、昆明设立分厂。由于物价飞涨,法币贬值,辅币成本超过面值,各分厂辅币生产不久即告停顿,均赖其它产品维持生计。

抗战胜利后,各地分厂先后结束。民国35年(1946年)3月10日接收上海中央造币厂,经两年筹划整修,于民国37年(1948年)10月10日恢复铸币。当时上海已临近解放,物价暴涨,货币贬值,造币生产处于半停工状态。

民国38年(1949年)5月5日,国民政府密令中央造币厂迁往台湾,遂于5月16日、5月18日将重要物资、档案运往台湾,主要技术员工亦随同去台湾。

民国时期中央造币厂孙中山像布图饰金原料重10市两、5市两、1市两、0.5市两厂条铜质样条各一枚


在解放前的29年中,工厂筹建13年,抗战内迁8年,复厂2年,前后仅断续生产6年,主要生产技术均依赖国外,进步缓慢,压印所用原模,由意大利人“乔奇”雕刻,印模由美国费城造币厂制造,纯镍辅币坯饼从奥地利、美国进口。


1949年5月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金融处派军代表接管中央造币厂,更厂名为人民造币厂。同年8月,人民造币厂奉命结束,建立保管委员会,处理善后事宜。


民国22年(1933年)

3月1日,依政府颁布之银本位币铸造条例中央造币厂正式开铸银圆。开始铸造的银圆正面为孙中山像,版面为21年版,背面为一双帆船上有三鸟及船头有太阳,铸成后因舆论反应,背面三鸟及太阳有葬征日本及飞机之嫌而取消重作修正。


经修正后,正面为孙中山头像,背面为帜船,背面删去三鸟及太阳,并更改版面22年版,直径 40毫米(简称船洋),大量生产,每枚重26.6971克,含银88 %。


4月,郭承恩辞职,卢学溥继任厂长。美籍总技师赫维特解约回国,另聘美国造币专家葛莱德博士为技术顾问。在葛莱德到厂前由副厂长韦宪章代理总技师职务。

5月,财政部为审查中央造币厂铸造质量及厂务,聘请金融界知名人士 41 人,组成中央造币厂审查委员会。对所铸银圆、银条的成色和重量逐批抽查,经化验复核,确实符合法定公差,核准出具产品合格证书,凭此出厂,交中央银行发行。民国31年(1942年)1月,审查委员会奉命撤销。


9月,应中外银钱业收解便利需要,铸造含银成色99 .9%的甲种厂条和含银88%的乙种厂条(厂条即银条,下同。每条含银本位币1000元重量), 前后共生产甲种厂条3621条,乙种厂条59990条。厂条重量与银圆1000枚所含银相等。

民国 24 年( 1935 年)
下半年实行法币政策后,不再铸造并改印纸币。1933年至1935年共铸造解缴银圆14739.5万枚。注:有资料说其中三鳥币生产约226万枚,回收约220万枚,22年版4.640万枚,23年版9.874万枚。


11月,国民政府宣布实施法币政策,定中央、中国、交通三银行钞票为法币,原有银本位币禁止流通,厂条仍继续铸造,并颁布辅币条例,开始整顿辅币。

民国 25 年( 1936 年)
1月,逐步停止铸造银圆,按辅币条例铸造二十分、拾分、伍分3种镍分币,同时铸造一分、半分两种铜质辅币。其规格:二十分镍币,图案正面孙中山像,年号民国25年,背面布币图、面值,直径24毫米,重量6克,材质纯镍。拾分镍币,图案、年号、材质同二十分币,直21毫米,重量4.5克。伍分镍币,图案、年号、材质同二十分币,直径17毫米,重量3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