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者】大话商道的思想者

甬商2019-02-11 10:30:02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媒介革命,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经济、商业更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企业家更容易成为社会关注的明星人物。企业家的言论,成了被大众投注热情聆听的对象。企业家是怎么想的,怎么做的,成了年轻人愿意信赖的经验之道。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家写书、出书受到市场欢迎,也自然顺理成章。


企业家成了思想的明星


很长时间内有个主流观点认为,人文知识分子跟企业家有明确的社会分工:人文知识分子为社会贡献思想,企业家为社会创造财富。但如今情况却正发生变化:企业家也开始为社会提供思想内容。商业人士、企业家的思想和见识,正越来越受到关注和信赖。比如关于信息与人类道德伦理之间的关系,互联网企业家的确很有可能比学院派的研究者更敏锐。一个从事房地产行业的老总,对房地产的思考,事实上,比一个研究所专家的观点更贴近实际。在某种意义上,一些顶级的企业家,在今天,部分“扮演”了经典意义的思想者的角色。

(图片来源:网络)


杰克·韦尔奇是一个时代的大神,他在担任通用电器公司CEO20年间,将一个弥漫着官僚主义气息的公司打造成一个充满朝气、富有生机的企业巨头。很多企业家都在追问他做商业的独门秘诀;斯蒂夫·乔布斯,从最初的Macintosh到皮克斯到如今的苹果帝国,他让人们对这“改变世界的力量”充满了好奇;稻盛和夫,全球消费电子帝国的索尼创始人,他代表的日本制造在世界上的权威性让中国的企业家们都陷入了思考。他们都是谱写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让很多企业家或有志于经商的人们都希望能从他们的自传或者著作中得到一些秘诀,甚至是捷径。但事实上,无论是《商业的本质》,还是《史蒂夫·乔布斯传》和《盛田昭夫》,他们的文字和故事都很朴实。没有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也没有秘诀可供练习,他们只是纯粹地将毕生经验娓娓道来,那就是他们的“道”——简单又深刻,看似平凡却绝不平凡。尤其说写书是在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不如说在给新创业者们一份榜样的新开始。


那些“热衷”出书的大佬们


近些年来,中国商界大佬们掀起了一股“出书热”,而读者们对于书中所描述的故事自然也是十分买账。比起他们在商业领域内的收入,这些版税收入的数字,对他们来说,并不算是很高。出书对这个群体来说,有超出经济收益的考虑。他们需要在经济效益之外的层面上,寻找价值感。

2018年4月,第12届作家榜“企业家作家榜”推出,资深财经作家吴晓波以600万版税,再次位列榜首。这也是第10届作家榜自开始推出“企业家作家榜”以来,吴晓波连续三届蝉联该榜单状元。位列榜眼位置的是获234万版税的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2017年,一本《跃迁:成为高手的技术》在财经知识圈很是走红,这也将它的作者古典以184万版税推上了“企业家作家榜”的探花位置。在互联网行业风头很旺的“网红”罗振宇,马化腾、周鸿祎、王健林、刘强东等国内商界名流,皆榜上有名。

(图片来源:网络)


这些中国的企业家们,是如何通过一步步艰难前行,创造和奠定下如今的财富与地位?他们的故事中,我们也能够学到许多不一样的方法论与价值观。潘石屹从不讳言自己出生于农村,他在《我的价值观》为读者呈现了他成长阶段的温馨细节;任志强在《野心优雅》这部自传中,他曝光起诉政府、状告银行、被国家暗查等曾经引发极大争议事件的内幕细节;王石在《让灵魂跟上脚步》一书里,试图通过他所参与的“玄奘之路”活动的记录与感悟提醒当代人:学会放下。中国的企业家总是那么敢说,敢做,敢写书。


甬商的思想碰撞


宁波,一头连着东海,一头连着大陆,在两种不同文明特质的思想碰撞下,宁波人成了最早出海拼搏的商人之一,他们就是甬商。改革开放40年间,甬商走南闯北,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更是把全世界的思想带回了宁波。

摇晃在,无垠的海洋;抬头望,繁星在落下;心渴望,一切都是梦起航的地方。自1952年起,董浩云就斥资相继在东京和香港创办《航运杂志》,30多年从未间断。董浩云无私地与大家分享大量的航运业专业知识,并陆续翻译了许多重要杂志的海事法规,对于推动中国远洋事业的前进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秦润卿先生的个人著述及言论,秦润卿家人、亲友的回忆与记述,有关秦润卿的报刊访谈、信函及相关记述等都被收录在《秦润卿文存》中,为我们真实地还原了近代中国的一位钱业巨子。

这些“真崭实货”的甬商丛书,例如:《甬商书系》《甬商文存》《甬商传记》等,涵盖了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宁波帮人士和他的家族,为甬商留下最真实可靠的文史资料,最宝贵的思想遗产。他们也是甬商的第一批思想者。如果说传统、近代、海外“宁波帮”都是历史上的探寻思考,那当代“宁波帮”即新甬商给我们带来的思想又是什么呢?

从21世纪初起,宁波涌现出一大批有胆识、有魄力、有毅力的创业者。他们不但成功,更有着属于自己的著作。例如:一本《家业长青》记录了茅理翔的家族企业创业之路,文中的亮点在于他提出了家族治理与企业治理并重的观点,并系统性地阐述了现代家族制企业管理模式,是一例经过实践的“生存逻辑”;储吉旺的《商旅拾遗》更有一种品位人生的韵味,他当过学兵,关过“牛棚”,办起民营企业30年。从中感悟的一部部老电影,记录了一段传奇的创业之旅,唤起老甬商的感同身受,激起新甬商的满腔热情;一提起柯建东,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从一位武汉大学的科班生,到柯力集团的掌舵人。而这本《管理的智慧》浓缩了柯建东20年搏击商海管理智慧的积累和沉淀,改变了人们对衡器的固有观念,用高科技打开传感行业新世界。

(图片来源:网络)


当然,著作只是一方面,很多企业家的思想言论也给了人们更多的启示。比如《甬商》杂志的每期思想家栏目都会刊登一些甬商的优质思想:安聪慧在第一届中国(宁波)海外工程师大会上的演讲发表的“让吉利汽车成为全球汽车新物种”,张彦于2018年对激智员工的新年贺词“梦想总会找到鹏飞的翅膀”,茅忠群在第三届复旦大学EMBA人文盛典的演讲“文化让创新更‘有度’”……出一本著作需要的是时间和阅历的积累,但发表重要思想,传播甬商精神却是无时无刻不在进行中。

这些优秀甬商把自己的成功和失败拿出来思考,他们从不规避过去的“苦难”,对未来充满想法;他们勇于发表自己颇具创造性的思想观念并形成经商之道,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去验证思想,甚至对社会产生了长久而积极影响。正是这种“以商道为己任”的甬商精神,让越来越多的宁波企业家正在不断地意识到,企业家的思想是企业发展的内在灵魂,是企业进步的原始动力,是企业运行的基础支持,是企业成功的源头保障。

宁波经济发展目前最缺乏的东西是什么?有人说是资金,有人说是人才,有人说是技术,其实,这些东西都不缺。其实最为缺乏的是一群能够促进和激励创新的企业家,敢于大话商道的思想者。

一个成功的品牌是产品和服务在消费者心中所形成的综合体验与联想,而企业家的伟大思想会对品牌联想产生跨越式的促进作用,著作正好可以做到这点,把产品变成文化,使人们更加好奇、认可。一本全国发行畅销的企业“左氏春秋”是一座企业快速发展的里程碑,利用其全方位与超深度的广告效应,使得企业知名度与美誉度得到质的提高。企业家的思想集是企业宣传的最好剧本。可以说,一个商业阅读的时代正在来临,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拿起笔杆子或手中的话筒,传授自己的经验,把为后辈传道授业解惑作为自己的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