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睡我独醒,我只想在广场上吃炸鸡(殿堂级雕塑,多图!)

石雕之家2019-02-15 13:07:15

 

□ 弘扬石雕文化,促进行业交流。□ 全体中国石雕人一起找灵感,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 加入“中国石雕之家-全国各地精英群”,请加客服云儿为好友(微信号:KFZZXSG)主营:小程序制作、石雕书籍销售、品牌策划推广、公众号代运营。询:153 9225 5939(陈经理)     


如果说小小的佛罗伦萨城有一个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经济和法律中心、休闲中心,历史中心,乃至于某种意义上的宗教中心的话,恐怕非领主广场莫属。

 


在古罗马时期,这里已经是一个中心广场,剧院、浴室和染坊四周环伺。1980年代,领主广场曾经重新铺设地面,结果地下发现了众多考古遗迹,包括罗马和伊特鲁里亚时期、中世纪,甚至青铜器时代的文物,一直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不过在公众压力之下,1989年,发掘停止,政府填埋起那些珍贵无比的文化遗产,留待后人发现。

 


光阴流转,萨佛纳罗拉终究被历史证明只是人类文明史的一个小丑,领主广场依旧在佛罗伦萨市民心中占用重要地位,不断有新的雕塑来到这个广场,证明佛罗伦萨的辉煌。

了这些雕塑,领主广场就是一个露天博物馆,大师们几百年前的精心杰作,在这里与我们面对面相遇,那锤凿的声音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大理石的粉末虽然已经不能呛塞我们的喉咙,我们却能在他们身上看到时光的痕迹。

 

接下来就来看看这些雕塑吧。

最有名的,当属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如果你是学美术的,一定恨死他了吧,那一头乱发,画起素描来……

 


有些人不知道:这里的小鲜肉只是复制品,原件存在佛罗伦萨美院美术馆里,而且复制品只有原件一半大小,气势完全是天差地别,当然,那是跟原件比,这一件怎么说也是世界第二。

 



下一件,文艺复兴后期风格主义雕塑家詹波隆那的《科西莫一世骑马雕像》

 

他是梅第奇家族第一代托斯卡纳大公,执政期间创立了乌菲奇美术馆,皮蒂宫以及背后的波波里庭院,都是他的成就。瓦萨里、切利尼、蓬托莫(Pontormo)、布龙齐诺,都曾接受过他的赞助。

1554年,在众人陪伴下,他见证了切里尼惊世之作《珀耳修斯和美杜莎的首级》的诞生。如今,他的雕像和切里尼的作品同样树立在这个广场上,接受世人瞻仰、赞叹。

《科西莫一世骑马雕像》宏伟壮丽,广场上,还有一头守护着佛罗伦萨城徽“红色百合”的《狮子》,气势肃穆。

 


这只狮子叫“Marzocco”,是佛罗伦萨的守护者,它是多纳泰罗作品的复制品。艺术君印象中的多纳泰罗,最深刻的是那纤弱、秀气、甚至有一丝情色意味的《大卫》,这只狮子似乎也并不像广场上另外两只狮子那么雄浑。



这两只狮子坐落在广场上佣兵凉廊的门口,由雕塑家Fancelli和Vacca完成。

广场上,还有一件多纳泰罗的《犹滴杀死荷罗孚尼》,同样是复制品,兼具女性温柔的面孔、起伏的曲线,还有男性雄浑的肌肉,以及杀戮时的冷酷和惨烈。而她的造型和青铜材质,让艺术君想起罗丹那些充满人性纠结的作品。

 

 

领主广场上,很多雕塑面前合影的人络绎不绝,跟《犹滴杀死荷罗孚尼》一起留念的人应该是最少的,大概没人想做一次谋杀的见证人吧?即使是为了正义。

 

下面这件叫《赫拉克勒斯制服卡库斯》

 

 

这个故事发生在英雄赫拉克勒斯的第十个任务中,他的任务是带回革律翁饲养的红牛。赫拉克勒斯成功夺取革律翁的红牛后,在归途中经过台伯河,遇上三头巨人卡库斯(Cacus),卡库斯是火神赫淮斯托斯(Hephaestus)和梅杜莎之子。趁赫拉克勒斯不注意时,卡库斯偷走了红牛,牛的鸣叫惊动了赫拉克勒斯,后者立刻追上来杀死了巨人。

创作这件作品的雕塑家叫班迪内利,看看赫拉克勒斯的虎背熊腰,名副其实的肌肉男,有没有想起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天顶画和《最后的审判》?


 


广场上,还有一座著名的喷泉——海神喷泉,作者是巴托洛米奥·阿曼纳蒂。这件作品完成后,见惯顶尖艺术品的佛罗伦萨人却不买账,将其称为“白色巨人”,还嘲笑雕塑家:“阿曼纳多,阿曼纳多,大理石被你糟蹋了这么多!”

 


的确,要是跟广场其他作品比起来,这海神雕像确实就显不出来了。何况,广场上还有一个佣兵凉廊,其中的雕塑更加摄人心魄,动人心弦。

佣兵凉廊(Loggia dei Lanzi)是毗邻乌菲兹美术馆。它由面向街道敞开的宽拱组成,宽三个分隔间,深一间。

 


詹波隆那还有一件《强掳萨宾妇女》就在其中。

 


雕刻成该件作品的白色大理石,是送到佛罗伦萨最大的一块大理石,上面略有瑕疵。

这件给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是用一块有瑕疵的白色大理石雕刻,那是运送到佛罗伦萨最大的一块大理石。詹波隆那的这件作品,从各个方向都在做向上的蛇形螺旋运动——即“蛇形图”(figura serpentina),欣赏他,没有所谓最佳角度,任何方向都可以得到不同的妙处。大概除了最早的《拉奥孔》之外,这是欧洲雕塑史上第一次表现超过一个人物。

 



凉廊中最知名的,还是要属切里尼的惊世之作《珀耳修斯和美杜莎的首级》。

  


在《艺术的故事》导言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当时雕塑家病入膏肓,他深信自己即将离世。但他相信:至少自己的作品能够长存,而且会与米开朗基罗的《大卫》齐名。然而,熔化的金属出现严重的问题,合金的基液开始凝结。一个男人,腰弯成“S”型,出现在高烧不退的大师病床前,拖长声音,告诉他这伟大的项目即将失败。似乎是要回应那邪恶的幽灵,切利尼从床上一跃而起,要拯救这已经花了9年时间的作品于水火之中。整个场景开始变得仿佛歌剧一般。有一个熔炉爆炸了,一场暴雨倾倒在工作室之上。两百个锡盘和厨房用的罐子被扔到熔炉中,好让熔化的液体达到正确的成分,稳定下来。在一切乱糟糟的时刻,大艺术家仍能保持冷静。当然,柏修斯得救了,而且完美无瑕。切利尼《生命》一书中的记述,保证让每个看到这雕像的人都会记得:创造它的人用了何种超人的方式。

看看蛇头女妖美杜莎被割下的、滴着血的头颅吧。

 

夜深人静之时,不知道领主广场和佣兵凉廊的这些雕塑会不会从高高的柱顶一跃而下,将这里变成角斗场。到那时,谁会最后胜出?是作为神的珀耳修斯、海神?是半人半神的赫拉克勒斯?还是带领一众罗马猛士的科西莫一世?又或者,那美杜莎的头会将深夜的路人变成石像,和他们一起作伴?

 

 

           也许,对于路人来说,这不是悲剧,而是另一种荣幸。


 

石雕之家石雕行业第1媒体



按2秒,识别二维码,马上有灵感了!


找灵感、找合作、找人才,快快快去中国石雕论坛!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